珍藏商品(1)

自傳

米羅1893年出生於西班牙的巴塞隆納,父親是一位金匠和鐘錶匠。胡安·米羅14歲時進入巴塞隆納的St. Luke藝術學院學習,早年接觸過許多前衛藝術家,如梵谷馬蒂斯畢卡索盧梭等人的作品,也嘗試過野獸派立體派達達派的表現手法。逐步形成了完全屬於自己的藝術風格。他的代表作為1957年到1959年間創作的兩項陶壁作品——太陽和月亮之壁。

米羅是二十世紀繪畫大師,超現實主義繪畫的偉大天才之一。米羅藝術的卓越之處,並不在於他的肖像畫或繪畫結構,而是他的作品有幻想的幽默——這是其中一個要素。另一個卓越之處就是,米羅的空想世界非常生動。他的有機物和野獸,甚至他那無生命的物體,都有一種熱情的活力,使我們覺得比我們日常所見更為真實。

米羅是非常多產的,畫風始終如一而又多樣變化。以至想要一般性地追述一下都十分困難。早期作品受塞尚、梵谷和畢加索及野獸派畫家的影響,作品或帶 有極為精雅的色彩和線條的運動,或具有立體主義的作風。在1920年代中期, 他在他的新天地中,探索了非常困難的一些方面,從《哈裏昆的狂歡》的複雜性,到《犬吠月》和《人投鳥一石子》這類作品非常有魅力的單純性。1928年 他訪問了荷蘭,受到荷蘭少有的幾個大師的影響。他製作了一系列的繪畫,題名為荷蘭的室內,那是從真實到幻想變形的實例。米羅是二十世紀繪畫大師,超現實主義繪畫的偉大天才之一。米羅藝術的卓越之處,並不在於他的肖像畫或繪畫結構,而是他的作品有幻想的幽默——這是其中一個要素。另一個卓越之處就是,米羅的空想世界非常生動。他的有機物和野獸,甚至他那無生命的物體,都有一種熱情的活力,使我們覺得比我們日常所見更為真實。

《哈裏昆的狂歡》是第一幅超現實主義的圖畫:在一個奇特的空間逆轉感。室內舉行著狂熱的集會,只有人類是悲哀的,那人帶有頗為風雅的鬍子,叼著長桿的煙斗,憂傷地凝視著觀者。圍繞著他的是各種各樣的野獸、小動物、有機物,全都十分快活。沒有什麼特別的象徵意義,畫家充分地描繪了一種輝煌的夢幻形象。

《加泰隆風景》中的幻想,雖然神秘但很生動。在進行中畫中,黃色和橙黃的兩塊平面,相交於一條曲線。獵人和獵物都畫成幾何的線條和形狀。一些不可思議的物體散置在大地上,有些可以辨認,有些好像暗示海上的生物或顯微鏡下的生物。

更令人激動的作品是《靜物和舊鞋》,顯示了這位非政治的藝術家,為反對西班牙內戰的法西斯分子而做出的深切的反應。《靜物和舊鞋》的形像是明確的,有舊鞋、酒瓶、插進叉子的蘋果,還有一端變成一個頭蓋骨的一條切開的麵包。所有這一切都有安排在一個捉摸不定的空間裏,色彩、黑色和兇險的形狀令人厭惡。這件作品並不是特別的象徵,而是反映了米羅對發生在他所熱愛的西班牙事變的痛感和厭惡之情。他是以物體、色彩和形狀來聲討腐朽、災難和死亡的。在這個時期,米羅畫了一幅線描自畫像。瞪大的眼睛和緊縮的嘴唇,反映了他的恐怖觀念。嚴酷的繪圖和催人入眠的正面化形象,標誌著他繼承了自己的早期風格。

另外還有許多作品: 《胡安米羅頌》 《洞穴之鳥》 《女人與小鳥》 《鳥群》 《織品13》 《逃離的女人》 《星座系列作品書》 《人物與鳥》 《夜裡的雪人》 《荷蘭室內景一號》 《犬吠月》 《人投鳥一石子》 《太陽之壁》 《月亮之壁》 《破曉》 《Angle》

本文引用維基百科-

胡安·米羅

新聞報導 / 展出

103/1/18-103/4/27 在台中  國立台灣美術館有米羅特展

這次展覽大部份作品是來自於米羅六七○年代的作品,分別來自西班牙巴塞隆納的米羅基金會,以及米羅家族的收藏,也就是米羅創作收獲時期之作---功成名就的完美風格、獨特自我的米羅風格,以簡潔有力、流暢自如與乾淨利落的手法將他多年來的繪畫資歷展現於作品中,因此我們可借由此次來展作品,道出米羅一生創作心路,與了解他創出的世界獨一無二之繪畫語言。詳情請見: http://www.ntmofa.gov.tw/chinese/ShowInfomation2_1.aspx?SN=4008

 

 

返回